我好几年都是冒名顶替者。自称的变色龙。根据情况更改颜色。一直在寻找阻力最小的途径,这将使我走向生存。这从来没有让我感到骄傲。我认识到我曾经的时代